承德几任都统

来源:坝上的云  2010-12-19

首任都统熊希龄口碑甚佳  熊希龄,字秉三,民国2年(1913年)3月来到热河,成为民国第一任热河都统。
此时,热河各属区土匪猖獗,已成蔓延之势,他们扰乱乡里,蹂躏人民,淫掠焚杀,凶残毕至。熊希龄到任后,痛感热河宦途贫庸,政事黑暗是盗贼蜂起的主要原因。因此,他着力于整饬吏治,明察暗访之后,将贪酷之知事、税员。如孙汝锴、王永清等拘拿惩治;不称职之刑司知事,如苏阿林、王文翰、王翰清等撤职候查;办事不善之委员,如秦锡光、夏复增等交惩戒委员会裁断,并立即颁布了《警戒热河官吏通告》,要求:“凡我地方知事,有能严厉治盗者受上资。推诿自安者应重咎,毋博熙子仁美之名,致贻姑息养奸之患。”他还警戒热河陆防各军官兵:热河匪乱实是热河军人之耻辱,应该“时时有一知耻之心”,痛自惕励,整顿教练,遇有战事,应奋勇当先。他划定防守区域,整并换防:一些操防丕力者分别予以撤换。
熊希龄驻热其间,不但整顿吏治,维护地方治安,同时,锐意改革热河内政,经营边防军务,清理离宫古物,修葺避暑山庄.在热河百姓中口碑甚佳。
熊希龄在热河虽不足一年,他尽瘁国事、关心民瘼,深受热河百姓拥戴。特别是在承德南园团练局两扇大门上,熊希龄亲笔题写的“和群”、“爱众”匾额,加之熊希龄一向待人诚恳和蔼,更让百姓们感到这位民国第一任热河都统的非同凡响。在熊希龄离热抵京赴任新职之际,热河官绅及百姓列队数里之外,吹吹打打,燃鞭炮相送,尽皆流露出眷恋之情。
1933年,熊希龄这位当年的热河都统目睹日军铁蹄将践踏热河,在北京组织了辽吉黑热抗日后援会,极力督促张学良抵抗日军侵热。3月4日日军占领承德后,旋即向长城各口进犯,熊希龄忧心国难,辗转反侧。这位六十老翁毅然携长女熊燕一行组织救护队,奔赴古北口等长城前线阵地,一方面从事救护工作,一方面利用战斗间隙慰劳英勇抗战的前线士兵。
     宋哲元是民国时期热河九任都统中最受欢迎的一个,宋哲元,字明轩,1885年出生于山东乐陵城关镇赵洪都村。幼年家贫,刻苦读书,13岁从军,17岁入陕西老帅陆建章所办的随营学校学习。后入冯玉祥部,历任连长、营长、团长。1922年参加直奉战争,升任第二十五混成旅旅长,是西北军五虎上将之一。冯玉祥对他十分赏识,称赞他"勇猛沉着","忠实勤勉","遇事不苟","练兵有方"。1924年10月冯部改编成国民军,宋哲元任第一军第一师(后改为第四师)师长。1925年秋改任热河都统。
  宋哲元是民国时期热河九任都统中最受欢迎的一个。他曾在承德避暑山庄里成立蚕蜂学校,推广种桑养蜂,振兴热河农业。承德街头到处贴着"人不劳动,不配吃饭"等大标语,多年死气沉沉的承德街市为之面目一新。宋哲元还在承德兴办军械厂,可以小批量仿制德国毛瑟20响驳壳抢。1926年,宋哲元部撤离承德时,热河人民夹道相送。
      末任都统汤玉麟臭名昭著  汤玉麟,1871年生,辽宁省阜新县人。早年为匪,后投靠奉系军阀张作霖,先后在直奉军阀混战中立功,逐渐由连长、副营长、旅长升为师长。1926年,张作霖任命他为最后一任热河都统。1928年10月,热河正式建省后任热河省政府第一任主席。
汤玉麟在任的前期也曾为热河做过一些有益的事,但由于其专横跋扈,贪财贪色,任用亲信,贪赃枉法,横征暴敛,盗卖文物,奢侈腐败,在热河建立了“汤氏小朝廷”,人称“汤二虎”、“土皇帝”。也因之臭名昭著,致使在不少地方多次发生不同形式的反抗汤玉麟统治的斗争。
在侵华日军大举进攻热河期间,汤玉麟贪生怕死,惊慌失措,劫用前线军车将自己的私产从热河首府承德运往天津租界,随即于1933年3月4日晨置热河人民于不顾,带领部队仓惶逃离,将承德拱手让给日本侵略者,成为众人唾骂的民族败类、千古罪人。
3月9日,当时的国民政府主席林森、代行政院长宋子文发出通缉汤玉麟的命令,“著即实行褫职,交行政院监察院会同军事委员会彻查究办,以肃纲纪。”
 

名称:承德云舍客栈
承德云舍客栈/露语精品酒店坐落于承德市普乐北路兴盛丽水东岸,背依承德市的母亲河武烈河,隔河与世界现存规模最大的古典皇家...